• <div id="0zjxz"></div>

    中国的消费被低估了多少?

    将本文分享至:

    中国的消费被低估了多少? 在人们的?#29616;?#20013;,消费需求不足是国内经济的一个标签。也因为此,促进消费,提高消费率,被以“消费升级”的提法,写进了国家“十三五规划&rd

     中国的消费被低估了多少?

     

    在人们的?#29616;?#20013;,消费需求不足是国内经济的一个标签。

    也因为此,促进消费,提高消费率,被以“消费升级”的提法,写进了国家“十三五规划”。

    ?#27426;用?#38388;测算来看,中国的消费被明显低估了。

    50%的消费率太低了

    近十年来,经济学界的普遍?#29616;?#26159;——我国经济增长过度?#35272;低?#36164;,消费和内需不足,消费、投资、净出口这“三驾马车”的结构长期失衡。

    的确,如果看官方统计的数字,中国的消费率(等于?#29992;?#21644;政府部门的消费占支出法GDP的比重)仅略高于50%。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2008年-2011年间,消费率还?#20013;?#20302;于50%。2017年,中国按照支出法计算的最终消费率为53.6%。

    相比之下,在全球范围内,消费率平均为80%,美国则高达88%,?#35775;?#20063;超过了80%,即?#25925;?#26085;本、韩国等东亚文化圈国家在高速增长的时候,消费率也?#23545;?#36229;过60%,新兴经济体的消费率也几乎没有低于60%的。如此来看,中国的消费率不仅?#23545;?#20302;于发达国家,还明显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。

    按照这种对比,中国的消费似乎是?#29616;?#19981;足的,进而导致了中国经济结?#25925;?#35843;。

    但是,?#20204;?#19981;论这种“失调”的观点是否正确,这些言论都是基于官方统计的消费数据的。

    问题是,官方统计数据是否真实?#20174;?#29616;实?中国的消费是否被低估了?如果真被低估,低估了多少?

    消费被低估了多少?

    我国官方统计的?#29992;?#28040;费数据,时不时受到一些经济学家的质疑,因为它实在是与其他国家相差太多了。

    在这些声音中,最具代表性的是中欧商学院的朱天教授?#36879;?#26086;大学的张军教授。他们在2014年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《中国的消费率被低估了多少?》。

    该论文?#20302;车?#35770;述了?#29992;?#28040;费数据的问题。他们认为,中国的真实消费率很可能比统计局的数据高10个百分点,为61%左右,而这个数字,便与大多新兴经济体大致相当了。

    ?#36824;?#20182;们所计算的消费率的时间轴只到2009年。如今,经过了10年,消费低估的情况是否有所?#32435;?#21602;?

    在此,笔者根据上述两位教授的计算思路,重新计算了近?#25913;?#25105;国真实的消费率水平,发现消费仍然被低估了约10个百分点。

    消费数据是如何被低估的?

    官方统计对消费数据的低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:

    ?#29992;?#30340;居住消费;

    企?#24503;?#21333;的私人公款消费;

    每年的住户调查中,高收入群体的代表性不强。

    这三个方面,要么是被统计局低估了,要么是被忽略了,总之?#27982;?#26377;算到GDP里。但这些又是?#29992;?#23454;实在在的消费,只?#36824;?#26410;必花的是现金而已。下面作个详细解析:

    (1)居住消费被低估

    首先,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,?#29992;?#36141;房(即?#25925;?#36141;买新房)是不算支出法GDP中的消费需求的,关于住房的消费,计入GDP的是?#29992;?#30340;租房支出。

    说到这里,大家可能会有疑问:若一个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,没有租房支出,是不是就没有居住消费?

    其实不然!在GDP统计时,这类人群(很可能是大多数人)的居住消费是以其自有住房的虚拟租金来计入GDP的。这相当于人们自己将住房出租给自己,自己为自己支付租金,这个“虚拟”的租金是要算GDP的。

    居住消费这一指标,在统计?#32622;?#24180;开展的城乡住户调查里有统计。但统计局仅仅按房屋造价统计了所谓的住房虚拟折旧,而忽略了自有住房的市场价值,大大低估了居住消费。

    有一种粗略的算法:中国的自有住房总价值大致可达到200万亿元,以租金回报率2%计算(即每年的租金约为房价的2%),中国的GDP数据可以多算4万亿元,加到2018年的现价GDP,相当于增加了4.4%的GDP。

    当然,这种估算太过粗糙。我们根据“使用者成本”重新计算了大致符合市场价值的城镇和农村“虚拟”房租支出。

    所谓“使用者成本”是指,?#29992;?#25345;有自有住房虽然不用支付租金,但?#25925;?#26377;成本的,包括利息成本、折旧及维修费用等(由于计算过程十分复杂,在这里就不再展开具体的计算过程了)。

    遗憾的是,由于缺少了太多2017年及以后时期的相关数据,无法计算出最新的居住消费真实数据。但以2016年来看,真实的租房居住支出比统计局数据多了5万多亿元,导致消费率被低估了3个百分点。

    (2)企业公款消费被漏算

    大家熟悉的公款消费,大多指的是政府公款消费。但恰恰这部分的消费已经计入了GDP,并没有被低估。

    被漏算的是?#21892;?#19994;账户买单的私人消费。例如,老板将各种消费支出走公司的账,高管或员工公款接待和差旅的支出也走公司的账。而对于国有企业的高管而言,公款支付的实物消费成了一项重要的福利,这种做法也大大节省了公司?#36879;?#20154;的所?#30431;啊?#36825;些本质上都是个人消费,却都未在数据中体现。

    除了?#38498;?#23476;请、公费旅游、公费?#20309;?#28040;费等支出外,“公车私用”现象也相对普遍。许多企业主或高管通过公司账户购买私人汽车,这些汽车的购置成本会被计入企业资本支出而不是?#29992;?#20010;人消费。

    需要指出的是,政府的公车私用已经被计入政府消费中,所以不会导致总消费被低估,但企业的公车私用却没有被统计到?#29992;?#28040;费中。这些私用公车,其购置费用以及运行成本应算作是?#29992;?#28040;费,但由于是公车,却被划入企业成本,或者被计入GDP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当中。不修正这部分因素,将会导致我国?#29992;?#30340;真实消费率水平被低估。

    当然,要确切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消费是不可能的。借鉴诸多学术论文有根据的推测(Educated Guess),笔者?#30452;?#20272;计了被漏算的私企公车购买费用、维护费用,以及企业公款接待和差旅费用。2016年,企?#24503;?#21333;的私人消费规模达到了1.68万亿元,导致消费率被低估约1个百分点。

     

    (3)高收入样本被忽略

    ?#29992;?#28040;费被低估的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,与住户调查方法有关。

    统计?#32622;?#24180;开展城镇和农村的住户调查,全国共抽选出1800个县(?#23567;?#21306;)的1.6万个调查小区,对抽中小区中的160多万个住户进行全面摸底调查,在此基础上随机抽选出约16万住户参加记账调查。被抽样调查的住户,每个月详细记录家庭的各项收入和支出,并得到很少的报酬。

    首先,虽然住户调查中拥有20%的高收入住户,但可以想象,这些高收入人群根本没有动力去报告他们的收入或者不厌其?#36710;?#35760;?#27982;?#31508;支出,这就导致全国人均收入和消费被低估。

    其?#21361;?#35760;账的住户很容易遗漏一些支出记录,尤其是一些比较小的支出,因为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动力去保证记录的准确性。

    最后,实物消费可能被低估了,既可能是因为住户没有准确记录这类消费,也可能是用过低的价格来计算这类消费的实际价值。

    那么,如何估计真实的收入水平?

    好在收入法GDP中也有对?#29992;?#21487;支配收入的统计,该数据可在国民收入核算的?#24335;?#27969;量表中?#19994;健?#19982;住户调查不同,收入法的数据来源于企事业单位和政府部门,准确性会高一些。

    事实上我们也发现,收入法中的可支配收入几乎比住户调查大40%。多出来的很可能就是高收入群体的收入。将多出来的收入乘以?#23454;?#30340;消费率,便可算出这部分的消费低估规模。2016年,由于收入低估而导致的消费低估可能达到7.32万亿元,导致消费率低估了约7.4个百分点。

    将以上三个因素加总,可以发现,消费的低估情况在这?#25913;?#38388;并未?#32435;疲?#23448;方统计的消费率低估了约11个百分点。

     

    消费率高好?#25925;?#20302;好?

    这实际上是一个经济学流派的问题,或者说是经济学长短期、静态和动态分析的差别问题。

    对消费偏低的担忧,主要源自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在中国的流?#26657;?#23427;分析问题的框架便是短期、静态的,并且有一个强烈的假设:经济未“充分就业”。

    凯恩斯在提出所谓的“节约悖论”时,给了一个例子:

    有一窝蜜蜂原本十分?#27604;?#20852;隆,每只蜜蜂都整天大吃大喝。后来一个哲人教导它们说,不能如此挥霍浪费,应?#32654;?#34892;节约。蜜蜂们听了哲人的话,觉得很有?#35272;恚?#20110;是迅速贯彻落实,个个争当节约模范。但结果出乎预料,整个蜂群从?#25628;?#36895;衰败下去,一蹶不振了。

    大萧条就是节约悖论的一个生动而?#21830;?#30340;例子:由于对未来预期不抱任何希望,所以大家都尽量多储蓄、少消费。?#27426;?#28040;费的降低又导?#29575;?#20837;继续下降。

    ?#36824;?#19968;旦我们跳出这个框架,从长期中看经济增长的问题,就会发现,长期中经济达到潜在产出水平时,消费只是结果,收入是原因。

    而收入的提高则?#35272;?#32463;济中储蓄下来的钱,来购买和升级生产设备、投?#24335;?#32946;、科研创新。只有一国的?#29992;?#25910;入增加了,才会带来消费的健康增加,否则就有寅吃卯粮之嫌。

    从这个角度来看,投资才是经济?#20013;?#22686;长的引擎。如果消费需求就能推动经济长期增长的话,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穷国了。

    事实上,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储蓄(低消费率)对一国的经济产生伤害。中国近30年的高速增长中,一直伴随着高储蓄?#36879;?#25237;资。高增长、高储蓄?#36879;?#25237;资这三者是紧密联系的。

    现在看来,我国真实的消费率并不比其他国家低多少。这对判断宏观经济波动、制定宏观政策影响巨大。

    再回过头来看结?#25925;?#34913;的问题,似乎也不存在了。正相反,官方统计的消费低,并不是?#29992;?#30340;消费意愿不足,而是?#29992;?#30340;很多消费需求已经“?#37027;?rdquo;地实现了,只?#36824;?#32479;计数据没有看到而已。再一味地刺激消费,其边际的作用又能有多大?

    当然,经济中投资?#20013;?#39640;企,会带来投资效率下降、资源浪费。如何去平衡?#31354;?#23601;必须搞清楚投资内部结构和所谓的“黄金储蓄率”是什么了。关于这些问题,敬请期待我们后续的分享。

    网友评论 >

    专访巴西“乙醇汽车

    笔挺的西装、红色的裤子,坐在沙发上的高?#39033;#∕ario Garnero)虽已年近八十,但依旧

    排行榜

    • 评 论 最 多
    • 点 击 最 多

    广告联系 | 报纸订阅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上海工商 | 举报中心

  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-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(AVSP):沪备2014002 ?#38742;?#32852;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

    ?#38469;?#25903;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

    广西快3遗漏值
  • <div id="0zjxz"></div>
  • <div id="0zjxz"></div>